父親 婚姻 失去 情感日志 孩子 傷感文章 感冒 舞臺 再見 日子 性感 友情 關愛 一個人 傷害 懷念 突然 竹椅 外公 心態 心聲 謝謝 打工者 行走 家書 優秀 放不下 接受 男人的眼淚 分手留言 念頭 絕望 回頭 消逝 恰好 徘徊 路過 悲哀 假裝 老了

陪母親的最后一夜

時間:2019-05-15 22:26:55    閱讀: 次    來源:星辰美文網  作者:劉建東
  五年前的冬日夜晚,下著,刮著風,天冷冷的,接到母親病危通知倉促趕回,衣著較薄,格外清冷。母親已臥床月余,不能言語七天,棄食四天,一天不如一天,看看不行了。按當地風俗,臥床已移到客廳,門開著、燈亮著,家人守著。
 
  母親一頭銀發,臉色紅潤,雙眼緊閉,如若睡覺,手暖暖的,很柔軟,只是呼吸長長的,像是在噴氣,發出聲響。下半夜,其他人去休息,我留下守護,在母親床旁擺了一張長椅,加上一些鋪蓋,與母親并排而臥。
 
  聽著外面不緊不慢的雨聲,看著母親安詳的面容,長長地吐著氣,手摸著母親的額頭,仍是暖暖的,覺得母親走得不會那么快。母親來自本鎮鄉下,系秦姓獸醫的小女兒,六月十七生日,屬牛,二十四歲嫁于父親,跟父親學縫紉手藝,育二子二女。
 
  母親個子不高,做事一向麻利,干凈利落,害怕落人后。聽說懷上我時,挺著大肚子在頭罾鹽場抬鹽做苦力。母親一生勤勉不張揚,不怨天尤人,不叫苦叫累,小毛小病忍著,有困難扛著,相信苦日子總會過去的。母親很善良,富有同情心,喜歡幫助人,人緣很好。鄰居需要縫縫補補或做件衣服,母親總是樂于接受,加班加點,非常仔細地盡快做好。自己遇事則怕麻煩人,常考慮別人的難處。
 
  母親善持家,從不亂花一分錢。小時候家里窮,人口多,鎮上供應計劃少,舅家常送一些山芋、玉米面等粗糧來貼補,母親會回送一些米,這樣一家人就有得吃了。母親常將自己年輕時衣服先改給我穿后,再改給妹妹弟弟穿。為了建房子,母親曾帶著我們,到灌河邊卸載的黃砂船上,清掃船艙剩下的黃砂,再設法運回家,積累了幾年,終把房子建起來。
 
  母親手很巧,會做許多手工。做姑娘時跟村上老藝人學會剪紙,我們兄妹結婚的喜慶字、雀鳥圖均出自母親之手。四鄰八居子女婚嫁布置婚房,母親總是有求必應,欣而往之,巧手細工,錦上添花。逢年過節,母親總要連續加夜班,為我們兄妹趕做新衣服、繡花鞋。特別是端午節,母親會為我們做各式各樣的香荷包,扣上精美的絨線,這讓鄰家的小孩很羨慕。
 
陪母親的最后一夜
 
  雨在下著,凌晨3時,母親喘氣開始變短,頻率加快,仔細觀察,頭、手溫度正常,其他無異常,祝愿母親今夜平安,母親的生命已進入倒計時了。人們說,人走之前,總有一段清醒的時間叫回光返照,期盼著母親回光返照。希望她能坐起來,睜開眼,同我說幾句話,那怕半句也好。
 
  那年春天,母親四肢無力,不想吃飯,到響水縣醫院住了一周,出院后仍不見好轉,左肋疼痛不止,后背又生個瘤。我們夫妻回家探望,勸其來鹽治療,就是不肯。夏天病重,小妹又哭又鬧又勸,終于來鹽看病。
 
  檢查結果是,肺上有多處腫塊,腹腔肋骨處有多處腫塊,骨頭上有癌,醫生認為是骨轉移肺癌,已擴散多處,病因與2009年檢查結果一致。醫生要求做活檢,母親深知自己的病情,舌苔已無,左后背腫塊漸大,她認為癌已擴散到體表。她說,我現在已知道得的什么病,這就夠了,開刀和活檢不能除病,反添病。拒絕醫療,堅決要求出院。
 
  中秋節回家看父母。母親精神又差了、又瘦了,說話有氣無力,很少走動,大多臥在床上,母親精神垮了。吃團圓飯時母親被請到桌上,她什么也不吃,只是看著大家。晨起向母親問安,她坐起來說一夜沒睡好,怎么也睡不著,一臉無助的樣了,母親大不如前,心里很難過。
 
  平日院子里的花草紅的、綠的,總是生機盎然,是我們家的一道風景線。現在母親無力服侍了,花草凋零了。母親說你去澆澆水,這花已前開得多好,我給你們收了點種子帶去種種。一陣心酸,眼中噙淚,母親這個時候還在想著我們。
 
  小雨如絲,屋里很寂靜,只有母親短促的呼氣聲,屋外雨滴打在鐵皮蓬上發出短促的聲響,其聲沉悶,其音急迫,像追命的鼓點。看著垂危的母親,一步一步走近死神,即將陰陽兩隔,不由得一陣心酸,潸然淚下。母親今年78歲,24歲生我,母親與我均屬牛。想起母親養育54年的恩情,想起母親這么多年的關愛,淚如泉涌,欲禁難止。
 
  國慶節期間女兒回到鹽城,一起回老家,母親很高興,與我們一起用餐;一周后我們夫妻回家,臨行母親送我們到門口;三周后愛人同學聚會,同學陪同探望母親,母親還能說說談談;11月1日回家,母親臥多立少;8日回家,母親只有如廁下床;22日回家,母親已不能下床,如廁要人抱,夜間講胡話。母親走的前一天,我在母親床邊喊“媽媽,兒子來看你了”,母親嘴角動動,但未說出話來,后又睜眼朝我看了一眼,撕心的最后一眼。
 
  外面雨聲漸大,已是凌晨4時,父親起床看望母親,母親還在短促的呼氣,摸摸母親的臉和手,父親知道母親已燈干油盡了,只有一點小火苗,搖搖晃晃,隨時會熄滅。轉頭對我說,你睡吧,明天還有事。
 
  母親病重時間常對我們說,這么多年,你爸待我很好,對我從沒有一句大聲。比比鞋帽廠老職工,許多人不如我,我知足了。此言悲愴,我等垂淚。
 
  母親很剛強,白手起家,一生勤勉,隨父學得一手好縫紉,建起五間房子,四子女相繼婚嫁,成家立戶,可謂功德圓滿。
 
  母親多磨難,四十五歲子宮根除,五十三歲腰腿疼痛,五十九歲左腎腫瘤切除,七十三歲骨轉移肺癌,七十八歲肺癌擴散。
 
  凌晨6時多,大表哥起床來到母親身邊,仔細端詳著母親。7時母親突然呼吸更短促,大表哥手搭著母親的脈搏,大聲說道“小姑奶不行了”,家人一陣慌忙,按既定方案鋪設靈床,給母親擦洗身體。7時20分母親去世,雙眼流下了辭親淚,她臉色紅潤,神態安詳,像睡覺一樣,母親真的走了,永遠地離開我們了。
 
  媽媽,兒子不能再陪您了。
最新文章

你是如此難以忘記


有一種愛叫做放手1000


你在天堂還好嗎


忘掉一個愛過的人很難


天堂的父親


反折我的噩夢


父親無聲地走了


父愛-關于父愛的日志


猜你喜歡

滾來滾去的小土豆作文


床上108種姿勢:亞洲


床上108種姿勢:全車


滾來滾去的小土豆


床上108種姿勢:插電


床上108種姿勢:剪刀


床上108種姿勢:扭轉


床上108種姿勢:禁忌